<cite id="ahl54"></cite>
        <tt id="ahl54"><noscript id="ahl54"></noscript></tt>
        <ruby id="ahl54"><optgroup id="ahl54"></optgroup></ruby>
        <rp id="ahl54"><optgroup id="ahl54"><acronym id="ahl54"></acronym></optgroup></rp>
        <s id="ahl54"><table id="ahl54"></table></s>
        <source id="ahl54"><nav id="ahl54"><button id="ahl54"></button></nav></source>
        <rt id="ahl54"><optgroup id="ahl54"></optgroup></rt>
      1. 聯系我們
        • 聯系電話

          0731-88876089

        • 聯系人

          李棟、杜瑜敏

        • 郵箱

          csuzyxh@sohu.com

        • 郵編

          410083

        • 學院地址

          湖南省長沙市中南大學資源循環研究院

        【愛國奮斗中南人】劉業翔:吾生有涯,而知無涯

        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28日 作者:

        劉業翔,輕金屬冶金與工業電化學專家,中國有色金屬冶金學科領域的學術帶頭人之一,1997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曾先后擔任原中南工業大學黨委書記、書記兼校長,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學科評審組成員,國家教委科技委員會地、礦、冶學科組成員,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學科評議組成員和湖南省人民政府參事。1989年,劉業翔發明的鋰鹽陽極糊節能技術通過部級鑒定并在全國20余家鋁廠的2000多臺自焙陽極電解槽上推廣應用,年節電5000萬千瓦·時,這一技術于1992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留學生中的“老人”

        1953年,劉業翔從中南礦冶學院畢業留校任教?!爱敃r我國的鋁工業尚處于起步階段,煉鋁基礎和專業知識十分貧乏,沒有相關的專業書刊及資料,我只能去研讀蘇聯教材,但由于語言上的差異,對于某些知識總覺得似懂非懂?!备糁雮€世紀回憶起剛工作時的情景,劉業翔記憶猶新,那是一種曠野中跋涉的新奇、無畏,與茫然??墒?,新中國建設初期的工業發展需求又如箭在弦。于是,劉業翔將目光轉向了實踐學習,在實驗、實踐中領會和解決那些“似懂非懂”的問題和碰到的新問題。那時候的他經常帶領學生在近千度高溫的鋁電解槽旁倒班勞動,熟悉生產技術。間隙,他最喜歡去圖書館,將館內儲量不多的英文資料視若珍寶。

        1978年,中國不僅開啟了改革開放的大門,也開啟了科學技術的春天,國家急需大量科技人才。1979年,劉業翔49歲,參加了學校公派留學培訓活動,是留學生中的“老人”?!耙话闳硕加X得不合理,年紀這么大,怎么還會去留學?”劉業翔自嘲道。當時,學校只提供培訓,不介紹大學,需要自己去尋找留學的大學。與大家一窩蜂地擠去美國、日本等不同,看到“優先發展鋁電解工業”的國家需求,劉業翔把目光投向“偏遠”的挪威,那里有他夢寐以求的導師——國際鋁電解權威JomarThonstad教授。

        留學生的時間很緊,對于劉業翔這樣的“老留學生”來說,更緊。在挪威工業大學進修期間,為了把學習時間最大化,劉業翔總是想方設法地壓擠時間,“我會在周六買好一周的食物,這樣就可以每天都泡在實驗室里了?!痹诙潭虄赡甓嗟臅r間里,他完成了三個課題——這是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每周6天半、節假日不休息換來的成果。劉業翔后來回顧說:“這兩年,我極大地享受到了全身心投入科學研究的樂趣和取得豐碩成果的快樂?!背鰢魧W經歷也讓劉業翔認識到國內外科研水平的差距,更加堅定了他建設祖國的決心。

        解決鋁電解工業發展難題

        1982年,劉業翔回國后,立即開展鋁電解過程的電催化研究,力求在電解鋁的過程中找到一個節能的好辦法,“對輕工業而言,一度電可以紡很多布,可以制造幾百根香煙,但一度電只能煉出60克鋁,一萬五千度電才能換來一噸鋁。所以當時很多人覺得煉鋁是不可思議的,能耗太大?!惫澞苁窃跓掍X過程中必須解決的問題,也成為劉業翔必須要面對的問題。

        那時,國內的科研條件差,既缺經費又缺乏基本的儀器設備,“我們國產的電爐燒到一千多度,電熱絲就會斷,必須更換電熱絲,花上一兩天時間才能重新加熱。這給我們的高溫熔鹽實驗帶來了很大困難?!钡@并沒有成為劉業翔的阻礙,沒有條件就創造條件。劉業翔開始嘗試在水溶液中進行實驗,“在水溶液中的反應和在熔融鹽中的反應有很多相似之處,而且不需要高溫條件,我就在水溶液中測出各種催化劑的催化效果?!痹诖罅吭囼灪?,劉業翔發現,通過往陽極糊(以石油焦、瀝青焦為骨料和煤瀝青為黏結劑制成的炭素糊鋁電解槽陽極材料)中摻入鋰鹽,即“鋰鹽陽極糊”,經鋁廠生產實驗,達到很好的節能效果。在整個實驗和生產實驗過程中,劉業翔根據自己發現和解決的科學技術問題,在國外發表了多篇論文,引起了業界重視。

        在中國有色金屬總公司的支持下,1989年,“鋰鹽陽極糊”技術開始在全國電解鋁行業內推廣應用。在26個鋁廠的電解槽上相繼應用后,實現年節電5000萬度?!颁圎}陽極糊”研究成果在1991年獲得有色總公司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國家教委科技進步一等獎,1992年被評為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此后,劉業翔更將電化學冶金與其他學科的交叉,在國際上創造性地提出了高溫熔鹽電解電催化理論,形成了中國有色冶金學科的一個新分支。他先后獲得6項國家發明專利,其中在國內最早開發成功的硼化鈦涂層技術及其生產新工藝獲2項國家專利。把這種粉末涂在鋁電解槽槽底上,不僅電流效率提高約2%,每產1噸鋁可節電約350千瓦·時,而且減輕了電解槽的維護強度,設備的使用壽命延長約1倍。這項生產新工藝使硼化鈦生產成本僅為市售價的10%。

        面對一項一項成果,劉業翔并沒有放松自己,“剛開始確實感到很得意,但后來一想,搞新技術的不止我一個人??茖W技術日新月異,也有新領域被開辟。比起來,我所做的不過是一些小意思?!痹诮鉀Q了電解鋁的問題后,劉業翔又把滿腔熱血投入到新的工作領域中——新能源領域,開始電化學儲能材料的研究。

        與青年人共勉:生有涯、知無涯,終身學習

        從學生到教師,劉業翔已在中南大學呆了近70年。在這個以人才培養為己任的地方,劉業翔將“培養人”看作第一要務。他認為,認真教書育人,為國家的未來培養優秀人才,是人民教師的光榮使命、重要責任。而隨著年歲的增長、隨著成果的積累,他的這種感受越來越深切。

        劉業翔希望學生們勤奮、堅持、熱情,他說這是一個年輕人該有的精氣神;他希望學生們求真、探索,他說這是一個科研工作者應有的品質。

        學生們說,劉老師說得最多的就是“遇到困難不能退縮,要堅持下去,不能輕易轉變方向?!薄耙种院愕乇3謱W習的熱愛和熱情,不斷汲取新鮮知識,經過實踐的檢驗,在學習和實踐中創新?!爆F在已是冶金與環境學院教授的劉芳洋是劉業翔院士的學生,從碩士到博士,再到留校任教,他說:“在十幾年的相處中,劉院士的思想、思維、視野、情懷和氣質都深深地影響了我,他永遠是我學習的榜樣?!?

        在劉芳洋看來,“榜樣”劉業翔影響自己的不僅是學識、視野,更重要的是一種胸懷——甘為人梯,盡己所能為年輕人創造條件,將他們培養成國家級人才。劉芳洋所在的科研團隊主要從事有色金屬冶金與新能源材料研究。劉業翔大力支持他們搭建實驗平臺,資助他們開展創新研究和國際交流,每周在身體允許的情況下都會參加組會,進行直接指導。2015年,已85歲高齡的劉業翔帶著30歲出頭的劉芳洋去北京做中國工程院院士咨詢項目的結題答辯,指導他進行結題報告和ppt的修改,詳細講解答辯的注意事項。劉芳洋說:“劉老師其實不僅僅是教我怎么去做這件事,而是把我帶到一個更高的平臺,讓我有更高的視野?!?

        現在,88歲的劉業翔依舊保持著對團隊和學生們的關注,給大家提出相關建議,遇到重要的決策也會與大家一起討論。劉業翔不斷地告訴年輕人們:“‘吾生有涯,而知無涯’,何況現在是‘知識爆炸’的時代,知識老化加速,社會變化急劇,任何人都不可能一勞永逸地擁有足夠的知識,所以需要終身學習,與時俱進?!?


        文章標簽:
        青青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国产精品自在线拍国产手机版,狠狠CAO日日橹夜夜十橹